首頁 » » 中國礦業出海:慘敗後普遍自省 過於謹慎可能錯失商機?

中國礦業出海:慘敗後普遍自省 過於謹慎可能錯失商機?

作者:SAMMY 發表日期:2018-05-24 11:24:09 分類:

記者:黃承婧  編輯:袁雪

中國礦業是「走出去」戰略下第一批邁出國門的行業,從2002年開始,礦業佈局海外經歷了過山車式的狂熱與失落。後發劣勢、惡性競爭、投資標的所在國家政策多變,遭遇勞工、環保、社區問題等一連串因素,加上鐵礦石價格暴跌,造成了中國礦企海外哀嚎遍野,很多企業至今都沒有獲得翻身的機會。

慘敗帶來了反思與克制,以往在能源領域沖在最前線的國企大部分按兵不動,反而是以洛陽鉬業為代表的民營企業在海外的收購成為明星案例。根據商務部數據,2013年,中國礦業對外投資占非金融類直接投資22.4%,2015年採礦業占對外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的8%,而2016年上半年僅佔4.7%。

這在業內人士眼中形成一種新的憂慮。中國對海外礦產的依賴性超過50%,同時國內大力解決環境污染問題,關閉大量礦山,未來礦產品增量不得不轉移到海外,繼續走出去的步伐一刻也不能停歇。

中國礦業聯合會前會長王家華告訴《財經》記者,近幾年企業開始吸取教訓,但是又出現了新的問題——國有企業謹慎得有些過頭,反覆論證、研究,最後錯失商機。「有這個階段可以理解,但時間過長會影響中國礦業的國際化。」

併購的時機

在大多數人都選擇觀望的階段,洛陽鉬業的動作可以用轟動來形容。

普華永道2017年全球礦業趨勢報告稱,洛陽鉬業從自由港收購生產銅、鈷的Tenke礦山和從英美資源收購鈮、磷礦資產是引人矚目的交易。這些收購使洛鉬產能大增,在某些礦產儲量上具有了與世界行業巨頭比肩的競爭力。

當時的收購背景是國際礦業巨頭自由港沒能扛過2015年大宗商品價格下跌之勢,負債高企不得不把核心資產剝離。Tenke礦山號稱自由港皇冠上四顆明珠之一,售出時便已投產使得現在洛鉬現金流增色不少。

「2016年初價格快速下跌的時候好多人都被嚇傻了,覺得礦業是不是完了,洛鉬很有勇氣。」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洛鉬抓住機會的這段價格低迷期,被一些人認為是海外佈局的好時機,香港國際礦業協會會長孫鐵民就是其中之一。他對《財經》記者表示,國內一些投資人在最有併購價值的時候稱走向海外是虧損、失敗的,因而失去了歷史機會。

2013年以來大宗商品價格不斷下跌,不少國際礦業公司出現市值遠低於其礦業資產的現象,開始以低廉價格拋售資產。在這期間中資企業出手次數寥寥可數。金點礦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余紹澤向《財經》記者分析,在礦業的寒冬季節里,全球企業都艱難度日,但目前西方礦業巨頭得益於價格復甦,今後不太可能有更多的出售計劃,錯失收購機會。

世界銀行《大宗商品市場前景》報告稱,包括石油、天然氣和煤炭在內的能源類大宗商品價格在2017年躍升28%,金屬價格指數上漲22%。2017年12月銅價回升至每噸逾7312美元,達到了自2014年1月以來最高水平。

中國對礦產資源進口的依賴極高,鐵礦石近60%、銅和鉀70%、鈾60%-80%的供應都要依靠進口,這在客觀上需要企業在海外佈局。

SNL全球數據庫統計,全球有3萬多個礦業項目,由中國投資的數量為345個,遠低於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日本等國家的海外項目數;在這345個項目中,目前正在生產的項目僅有68個。

中國國內的情況也要求礦企另尋出路。礦業經過了多年粗放型開採,未來礦產活動會繼續受到三廢(廢水、廢氣、固體廢棄物)排放、生態環境恢復等嚴格限制。中鋁礦產資源管理部副主任王思德向《財經》記者指出,在這種情況下,礦業產能由生態環境壓力大的國內轉向境外環境負擔相對寬鬆的資源富集區已成不可逆之勢。

除了洛陽鉬業,在商品價格回升之前,2014年,中國五礦以70.05億美元的對價併購嘉能可拉斯邦巴斯(Las Bambas)銅礦,這讓中國五礦成為全球第13大銅生產商。2014年至2016年,紫金礦業收購巴里克黃金巴布亞新畿內亞項目、從艾芬豪接手全球第五大銅礦卡莫阿銅礦,使其成為全球重要的銅、金和鋅生產商。

但總體來說,中國礦業在過去幾年的海外投資下滑明顯。據商務部統計數據, 2003年至2013年,中國採礦業境外投資規模總體呈現波動上升趨勢。2003年,採礦業的對外投資額僅為13.8億美元,到2013年最高達248.1億美元,增長近18倍。2013年以後採礦業的對外投資額迅速下降,到2016年僅為86.7億美元。

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上一輪慘烈的教訓仍歷歷在目。

狂熱之後的「謹慎」行事

在上一輪礦業火熱上升階段,不少人意氣風發奔向世界各個角落買下鐵礦,上述業內人士告訴記者,「2008年那波收購熱潮下中國企業收購的礦山估值不是偏高,是特別高。」當時在國內經濟高速發展和一系列政策的推動下礦產品進口大增,需求前景被炒得過熱。根據統計,2000年到2008年間,鐵礦石價格漲了5倍。

專注於礦業投資併購的雨仁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欒政明回憶,當時在西澳洲買礦就像搶一樣,甚至出現多個中資企業為競爭一個項目互相哄抬礦權價格的局面,造成項目礦權費用超過實際價值。

隨之而來的是全球礦業形勢發生逆轉,供求關係顛倒,礦業寒冬的到來讓這些投資快速大幅縮水。

據央廣《天下財經》和業內統計,「十一五」期間,中國企業海外礦業併購的失敗率超過95%。2008年前後以鐵礦作為投資主體的中國企業扎堆高價拿下海外礦山,迄今尚未形成有效產能。

中國投資者在境外的失敗,很大程度上源於粗放的礦業投資價值判斷與誤判。為企業做過多次盡職調查的普華永道能源及礦業主管合伙人韓宗慶告訴《財經》記者,企業一般都會在收購前做盡職調查,有時即使盡調中發現投資標的有潛在問題,決策者最終還是需要對標的的商業潛質和企業的風險承受能力進行綜合考慮和判斷,而不僅僅根據盡職調查報告的結果。

《財經》記者獲悉的一個案例顯示,曾有中國企業在盡職調查期間發現收購標的存在潛在的稅務風險敞口,但因領導已經決定要買而希望在文件中對此問題輕描淡寫。

即使有企業得以收購到比國內資源稟賦優質得多的礦產,距離開採出來並盈利仍有很大距離,原因之一是中國礦企的技術思路過重。上述業內人士分析,尤其是國企投資部門的人員構成幾乎都是採礦專業的技術派,在收購一個礦山時更多從技術角度去考慮,並試圖照搬國內開採經驗。「好礦就是開發不出來的案例很多。資源是好資源,但做生意需要的是好資產。」

畢馬威中國商業報告與企業可持續發展合伙人朱文偉觀察到相似的現象:中國企業過去在海外購買礦業資產時大多注重礦種及其品位,並未兼顧日後生產經營的商業模式。

決策者對回報的預期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礦山的盈利周期。朱文偉表示,以往企業領導對收購的短期目標要求比較明確,比如三到五年內投產盈利,缺乏對併購後整合的中長期發展規劃,但是礦業屬於高度資本密集型,且回報周期比較長,前期少有現金回流。

除去技術因素,在上一波浪潮下出海的國企,領導在決策時有時更關注自己的業績,至於幾年後海外項目的盈虧已不在其任內;第二種動機是腐敗,賣方為了達成收購會想盡辦法討好決策層。

去年6月,國家審計署發佈了20家中央企業2015年度財務收支審計結果公告。審計暴露出來的問題包括「對投資形勢判斷失誤、風險論證不足、前期論證不充分、止損不及時」等。中國有色礦業集團、寶鋼集團、五礦、鞍鋼、中鋼均在列。

去年10月,因公司在澳大利亞礦業投資中損失超過10億美元,中國廣東省廣晟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原董事長李進明(正廳級)被移交檢察機關立案偵查。此前,曾為該公司「牽線搭橋」到澳大利亞尋求投資礦產項目的廣東省國資委負責人劉富才曾被調查,劉富才於2014年4月前往澳洲定居。

多名業內人士向《財經》記者指出,國家嚴厲反腐並開展了問責制度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不少國有企業決策者的普遍想法。

未來兩年進入新階段

儘管行動變得慎重,腳步放得緩慢,但是中國礦業企業出海的積極性沒有降低,王思德告訴《財經》記者。特別是大型礦業國企都面臨着調整產業結構的戰略要求。無序競爭和重複建設導致了嚴重的產能過剩,原來的粗放結構無法適應未來追求質量的發展模式,要調整結構必須有全球化的視野,將優勢產能與全球資源對接。

其次,中國大多數礦產品對外依存度超過50%,這個局面未來十年不會改變,因此市場和商機依然巨大。

作為行業內備受關注的聲音,王思德曾在公開場合呼籲,2016年-2018年是海外佈局的最佳時期。

「2016年-2017年的確是礦業的谷底,是抓住資產佈局的好機會,但只有看得明白的人才敢出手。」王思德說,大多數人的心態是在低點的時候擔心還會更低,看不清楚風險時不買是最好的選擇,如今大宗商品價格穩定回升,而基本金屬的消費增量仍在中國。

此外,他認為,本輪投資不同於上一輪的瘋狂——絕大多數人帶着投機的心態炒礦權,現在的收購是為了用二三十年將其開發投產,「用兩年的時間考慮得透徹一點不是更好嗎」?

刺激人們投資的還有漲勢洶洶的股票,國際礦業巨頭股票價格在2016年以來上漲均超過50%,而且資產價格的上漲速度還要落後於資本市場。

王思德估計:「2019年-2020年將形成到一個新的周期,但不會像上一輪一樣瘋狂。」

新能源、電動汽車等新技術革命製造了新需求,也掀起了鋰、鈷、螢石、石墨等戰略性礦產的投資熱潮。

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鈷鋰泡沫已現,整個國際市場在誇大鋰電池的市場前景,中國礦業公司要謹慎陷入投資過熱的局面之中。據統計,2017年前十個月中國海外併購的12個項目中有5個項目與鋰礦相關,雖然金額不大。

上一輪鎩羽而歸的教訓也讓中國企業考慮收購形式的改變。與上一波熱潮中的單打獨鬥不同,2014年中國五礦收購拉斯邦巴斯項目中,投資方是由五礦主導的「聯合體」,五礦出資62.5%,國新國際投資公司出資22.5%,中信集團出資15%,這樣的合作結構分擔了風險。

除了傳統礦業企業,礦產投資基金、基礎建設公司也更多地參與到礦業企業海外併購。雨仁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南楠認為,投資主體範圍擴大有助於礦業多元化融資。

中國礦業企業在海外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客觀情況是,全球大型礦業公司在多年的運作中已將優質資產瓜分殆盡,中國企業想跨入資源富集區步履維艱。

王思德指出,要想化解劣勢,中國應該形成自己的特色。他舉例稱在秘魯和剛果(金)中國企業抱團出海的力量得到體現,由於當地聚集多數中國礦企,中國企業得到更好的保護;此外,礦企和港口、鐵路、電力等公司如能捆綁在一起形成產業鏈條和產業集群,也能夠提高運營的能力。

來源:財經雜誌

原標題:中國礦業出海:慘敗後普遍自省,過於謹慎可能錯失商機?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943266.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learn-mandarin-hk.com/82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