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獨家】完成2400萬元A輪融資,堅持教師進校的青橙創客將如何打下一張牌?

【獨家】完成2400萬元A輪融資,堅持教師進校的青橙創客將如何打下一張牌?

作者:Barbie 發表日期:2018-04-17 17:36:38 分類:

圖片來源:攝圖網

今日,創客教育企業青橙創客向芥末堆獨家透露,目前已經完成2400萬元A輪融資,投資方為天明集團。本輪融資將主要用於課程研發、評價體系研發,以及將其教育服務模式複製到全國。此前,青橙創客曾獲得1000萬人民幣pre-A輪融資,投資方為立思辰康邦。以及天使輪500萬元融資,投資方為啟迪之星、啟迪教育、泰有基金。

創客教育自興起以來,這個賽道內湧入了大量創業者。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們也談到過,初期因為國內C端市場培育不成熟,很多機構選擇從B端切入,一些在國外面向C端的產品回到國內也開始研發課程,走B端路線。

然而,當炒概念的時期過去,泡沫破滅,很多面向B端的企業漸漸感覺B端的生意有些涼了,又開始轉過頭來慢慢佈局C端業務。與之對比,青橙創客卻像行業的「另類」——持續佈局b端,不涉及c端市場。即便這樣,2017年青橙創客也已經實現近4000萬營收,進入全國200多家小學。

目前,青橙創客旗下業務主要包括創客空間整體解決方案、課程服務、賽事運營、創新活動(師資培訓、科技節、工作坊等)。2017年,青橙創客在北京地區40所中小學,進行了1300多課次體系課程交付,完成5萬多人的實踐課交付,也積累了部分高職院校的課程合作研發及交付經驗。

將創客教育與學科進行融合

青橙最初面對學校時就經常被建議做硬件,這樣更好「賣」。在部分學校看來,創客類硬件設備是看得到的東西,能直觀看到價錢,但類似課程服務類產品,更像「隨書附贈的說明書」。

針對這一說法,早在2016年,李寅就曾向芥末堆表達過這樣的觀點,「沒有好內容,硬件跑不起來,兩者應該是平等的。」 不過他也明白相比於硬件銷售較為清晰的「賣賣賣」的商業模式,課程服務的商業道路探索就困難的多。

「如果有一天『創客』這個詞消失了,做內容的團隊以何種方式生存下去,這是我需要考慮的。」李寅說,「作為內容驅動型公司,一定要不斷研發好的內容,推出新的課程滿足學校的需求。這樣,即使『創客教育』這個概念消失了,但課程設計的理念可以一直延續下去。」

李寅告訴芥末堆,在青橙,內容是公司業務最核心的驅動力。圍繞內容衍生出課程體系、教學方法論、創新教育理念、評價體系等,而與之相關的服務最能體現出課程的價值。

從成立初期至今,青橙的課程經歷了三個階段:一、以開源硬件、3D打印、激光切割等技能為主的做中學、玩中學的動手實踐類課程;二、融入設計思維,注重思維類培訓,引導孩子發現社會或者身邊的問題,提出解決方案,並推動原型實踐、分享的項目式學習;三、進行學科融合。因為課程內容的變化,也隨之帶來了相關教具、教材、教學思路的變化。

李寅介紹,青橙的課程研發會進行多方面的考慮,主要是基於市場需求、公司需求及教研人員自身內容輸出的需求來決定。比如,其研發的人工智能課程就是基於學校的需求,同時青橙也會在市場主流科技類課程需求框架中,添加一些人文類課程,以此不斷完善整個課程體系。

創意魯班課

上圖中,北京十一學校昌平某校區的一名女學生正在利用微型機床切割一個小豬佩奇的模板,製作拼圖。這是電氣技術教育專業畢業的李金顥研發的創意魯班主題課中的一堂課,李金顥期望通過這門技術課程培養學生的設計思維。

「首先會先去摸索、熟悉一下機床所具備的一些功能,當你發現這種功能竟然也能實現時,就會迸發出很多靈感。」李金顥說:「在這個基礎上,結合相應的案例進行課程研發。」

從李金顥的話中,芥末堆了解到,青橙的課程磨合過程一般分為三步:第一步是讓課程研發人員自己授課;第二步則是根據授課具體情況,比如知識點過難學生不理解、PPT呈現效果不佳、操作難等問等做相應調整課程;等課程打磨成熟後,再進行第三步,將課程產品化,提供給青橙的其他教師教學。

目前,青橙的課程分為7類,每一類下面由有數量不等的課程,總共有80-100門課。包括設計思維繫列、創意造物系列、傳統文化系列、機械人課程系列、人工智能課程等。

2018年,青橙的師資團隊會進行升級,即從早期多設計與技術的人才背景,逐漸轉型為以教育和學科背景為核心,了解國內一線教學情況,同時融合教育、設計、技術的跨學科人才梯隊建設。 「我們希望更多有豐富經驗的課程研發者加入,從跨學科融合的角度,把創客運動真正與學科結合起來,這是我們想打造的課程研發團隊2.0版本。」 李寅說。

同時,青橙也推出了青橙創新研究院,在與清華大學創客教育實驗室和清華大學 iCenter 創客空間合作的同時,與師範類學校進行合作,參與一些國家課題的申報與課程標準的建設,加強青橙在學術、理論研究的深度,進而完善青橙的課程體系和評價體系。

重運營:現有教師進校為學校授課

師資匱乏一直是STEM、創客教育領域的痛點,很多機構也在想從各個層面解決這個問題。比如為老師提供逐字稿教案,手把手教老師怎樣上課等,這些的共同點都是希望學校自己的老師可以完成交付。青橙此前也曾為學校提供類似劇本式的上課教案。「教案很細緻,我們恨不得把課程中哪一個地方要講什麼笑話都放進去了。」李寅直言。

在那個時期,不只是青橙,很多企業都嘗試這種給老師提供「劇本式」的教案,以便於老師可以更快上手,直到現在很多STEM教育、創客教育的培訓機構還在採用這種模式培訓老師。但即使是這樣,很多嘗試依賴學校老師交付課程、共同研發課程的公司大多無功而返。

一線教師積極性太有限,做這件事就顯得「費力不討好」。李寅告訴芥末堆:「這就像購買烹飪教程一樣,取決於購買者是否願意去實踐操作。」而一個To B教育公司進校的情況是,前期談入校時大部分時間是與學校管理層接觸,只有開始交付課程時才能見到老師,老師處於被分配課程階段,積極性就很難調動。因此,一堂課的實際效果有時候甚至與課程的好壞沒有關係。

青橙老師在校授課

基於這種現狀,青橙採用了自己培養老師進校講課的模式。講課時,課堂上會配備一個主講老師和一個輔助老師,主講老師為全職,輔助老師大多為兼職。

這種模式規模化的速度完全依賴於教師數量,且對跨地域的後期交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芥末堆此前曾報道過的中慶優博採取的是講師手把手帶老師的模式,負責人劉陽做評價這件事時說:「為了保證服務質量,只能是有多少講師,就開拓多少學校。」而青橙完全用自有教師進校的手法無疑更重。

由自己的老師來授課的模式雖然較重,但卻可以很好地打磨課程。李寅說:「我很擔心現在一些做教研、課程研發的人,對着電腦,單純通過空想去研發課程,這是有很大問題的。怎樣根據實際的上課情況合理設計課程,這要通過不斷地在實踐中打磨。」

他給芥末堆舉了一個例子,青橙內部研發了人工智能課程,但怎麼驗證這門課能輸出給學校呢?一、給自己內部的人試聽;二、放到學校現有課程中去實踐。這樣課程才能落地,形成規範模版,進而可以複製到其他學校。

此外,李寅告訴芥末堆,有時候課程研發已經跳出了單純的課程好壞的問題,而是回歸到傳統教學體系中師生關係層面。比如有些老師課程研發能力差,但孩子都很喜歡他。這些只有在實際課堂互動中才能發現,而這對於後期打磨規範化的課程是很有用處的。「所以這活兒雖然比較苦,比較累,但我們不會放棄這種模式。」

深耕B端,側重單所學校橫向擴展業務

2016年下半年,李寅格外焦慮。

起初,青橙的業務流程並不是很清晰。頂層設計、師資培訓、科技節、工作坊等都有涉及,在課程打磨上也有中斷,沒有形成體系,因此,驗證商業邏輯時間較長。此外,課程交付、資金回流等流程還未走完,部分項目尾款沒有到位。「當時心裏是很沒有底的。」李寅坦白。

2017年上半年,一切有了轉機,青橙前期負責頂層設計的部分項目開始交付。李寅感覺「青橙總算活了過來」。同時,李寅開始強化課程服務,關注學校的數據,像續課率等,並學會跟着學校的節奏開展活動。這個階段讓李寅驗證了青橙整個運作流程的可行性,並清晰地知道了發力點。

青橙老師授課現場

李寅告訴芥末堆,雖然青橙在前期探索時踩過一些坑,但是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依然會堅守B端業務,並沒有涉及C端的計劃。同時,在B端的打法上也會有所不同,相比於不斷擴充合作學校數量,青橙更想在一所學校進行深耕,甚至是為學校滿足所有關於素質教育的需求。

李寅認為,一方面現在素質教育賽道還是以打磨課程產品為核心,課程遠遠沒有達到家長的需求。另一方面,未來,課程服務會是一個大的藍海市場,且課程服務的性質類似於C端課程,學校每年可以不斷續課,後期還可以輸出新的課程。而對於很多機構希望通過佈局B端市場進而為C端引流,他認為這是很多C端機構想當然的結果。

「目前推向C端,不利於我們做課程研發。從另一個角度說,我也希望當合作的學校都認可青橙課程的時候,再推向家長和孩子。因為學校會幫着我們一起提升課程質量,讓創客教育和學科真正融合,這是我想做的。那個時候,家長要的功利層面的和能給孩子帶來實際教育意義的東西,課程中就都包含了。」李寅在一次採訪中表示。

北京一些小學所開設的選修課可以達到200-400門,這些課程背後甚至是數十家公司在做支撐。如果青橙後期對每所學校進行深耕,比如將其科技類課程全部承包,這並不比每所學校開設一門課的效果差,同時可以把教學服務做的更精細。比如今年,青橙在北京勞動保障職業學院就開設了26門課。

隨着STEM教育市場的發展,各家機構從商業模式上已經從大同小異,慢慢走向岔路口。如青橙選擇持續打磨課程,堅持派自有教師入校教課;STEM雲中心將業務完全轉向交付型師資培訓,並開始拓展C端;而Makeblock則從產品研發入手急迫走入大眾消費級市場……不同的公司在觸及市場後已經發生了不同的化學反應。時間還要繼續,在未來,或許他們殊途同歸,也或許在STEM教育市場進入紅海階段後,面臨更嚴峻的挑戰,迎來第一次大浪淘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373406_115563

Tag:
本文鏈接:http://www.learn-mandarin-hk.com/107063.html